流钰

流钰,前圈名棉花糖
超恺/小绿和小蓝/紧张丸/V家
是个辣鸡文手,写的东西世界第一OOC
十分爱好R18
目前只产超恺粮
是个血统正宗的因纽特人,只居住在北极圈的中央,且对热圈逐渐免疫
可能算是个逗比吧,内心无比欢脱
郑恺本命
蟹蟹

【超恺】果茶


( •̀∀•́ )甜 HE OOC
( •̀∀•́ )没有文笔可言
( •̀∀•́ )太太们糙哥生日快到了你们可以开始准备贺文了么




宽敞的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看似热闹,却最多不过擦肩而过,最多微微一笑以表碰撞的歉意,便回到冰冷的状态,忙着赶路去了。

那个人是不是,在自己的人生中,也就是个一面之交的过客呢?但若只是过客,为什么自己到现在,还忘不了他?

“先生,您的柠檬柑橘果茶。”

郑恺正望着大街出神,服务生小姐轻快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迅,回过神来礼貌地向她道谢。

不受这短暂的插曲打扰,郑恺的眼神再一次飘向大街,不再动作。

不是出神,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一对甜蜜的恋人。

娇小的女生的穿着看起来不是很保暖,正缩着脖子向一旁的男生靠,而男生停住脚步,解下系在脖子上的围巾,微微低头给女生系上。

明明是寒冷的天气,笑得幸福的两人把空气都熏暖了。

和以前的他们真像。

真羡慕啊,如果当初自己再多些与世俗对抗的勇气,现在说不定比那一对还要幸福。

但现在,早就晚了。

郑恺酸酸甜甜地想,吸了一口同样酸酸甜甜的果茶。

那如果,现在他们还在一起的话,会过得怎么样?

郑恺闭着眼睛,喝着果茶回忆着与他度过的时光。

早上吧。

他会比自己先起床,做好清淡又美味的饭菜,再折回来叫自己起床。

自己就作出很不想起来的样子,死也不动弹。

这时他的吻会温柔细密地落在自己的额头、眼角、嘴唇。

自己迫不得已地掀开被子,揉着眼睛说他色魔。

他就笑嘻嘻地说,这是不乖乖起床的惩罚。

吸了一口果茶,郑恺睁开了眼睛,眼角微微泛红。

郑恺看着自己和他的温馨场面,渐渐变成眼前的咖啡馆,愣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睁眼了。

郑恺有些失望地想,继续看向大街。

他无聊的看着行人走完一波,又走了下一波。

等等。

郑恺将目光锁定在一个人身上,记忆里的他与现在的这个人重合。

是他么?

郑恺有些呆滞地盯着那人,下意识吸了一大口果茶。

好酸,而且冰得舌头都硬了。

郑恺就看着他离自己越走越近,又越走越远。

突然,郑恺像是意识到什么,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意系上围巾,追了上去。

郑恺尽力地跑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又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做的很对。

他不能再离开他了,之前是一年,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他们可能这辈子都别想再遇见了。

最后,郑恺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放慢脚步,调整自己因为兴奋和剧烈运动变得急促的呼吸。

还好,追上了。

郑恺理了理自己的衣物,把围巾立起来挡住自己的脸,确定他身边没有别人后,快步向他走去。

“先生,请等一下。”

郑恺挡在他的前面。

“请……请问一下,您是……邓超么?”

郑恺尝试让自己的喉咙变粗,以达到变声的效果。

“我是邓超,您是……?”

邓超礼貌地微笑对郑恺。

“我是……是郑恺的朋友,您还记得他么?”

郑恺小心翼翼的说,他好怕邓超冰冷的摇头。

他注意到邓超听到“郑恺”时调了调眉。

邓超点了点头,偷偷打量着面前自称是郑恺朋友的人,惊喜地上扬了嘴角。

“嗯,我来帮他向您问两个问题。”

“那问我还记不记得他的问题,算在内么?”

“算的。那第二个问题,您想他么?”

郑恺急切地问到。

“这个嘛……“

郑恺插在兜里的手因为紧张沁出了汗,装作不经意地甩了摔手。

“嗯……”

真丢人,竟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郑恺隔着围巾揉了揉发热的脸。

“诶算了算了,超哥……邓超你别在意。谢谢啊,再见。”

第二次后悔自己问了那么愚蠢的问题,却不小心再次使用了自己对邓超使用的昵称,仓皇地逃走,却被拉住了手腕。

“你果然露馅了,小坏蛋。以为戴了围巾又变了声音就能骗过我?”

邓超压低声音对愣住的郑恺说到。

“唉,一年了,你还没放下我,有没有后悔当初跟我分手?告诉你现在来得及哦。”

邓超把郑恺拉进怀里,看到郑恺眼圈都红了,看起来马上就要哭出来心疼的环紧胳膊。

“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怎么会不想你呢?还没好好爱你,你就要分手,不怕我伤心?”

郑恺瘪了瘪嘴,还住邓超的脖子就哭起来。

“我后悔……对不起啊……呜我也好想你啊……”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