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钰

流钰,前圈名棉花糖
超恺/食之契约/小绿和小蓝/紧张丸/V家
是个辣鸡文手,写的东西世界第一OOC,目前只产超恺粮
可能算是个逗比吧,内心无比智障欢脱
郑恺本命
蟹蟹
【好严肃的自己啊有点不适应

【庚恺】搬家


《前任3》孟云×余飞
  小学生文笔慎入
  OOC预警
  微剧透
  甜 / HE
  多BUG

1.

余飞正靠在孟云的肩膀,脑袋刚好枕在他的颈窝里。

他喝了太多,脑袋昏昏沉沉的,又因为孟云颈窝的骨头太突出而并不安稳地睡着。

啧。

他大概梦到丁点了吧?嘴里嘟囔这“等等别走”的。

孟云低头看了眼连睡觉都皱着眉的,心疼又心酸。

他心疼余飞的重情重义。他是那种嘴上不留情面地怼你,内心却期待你突然抱过来承认错误的人。

他也心酸自己与余飞同样可悲,明明那么希望林佳能回到自己身边,却冷着脸做出豪不在意的样子。

廉价的出租车依然颠簸,他们的情感之路也照样曲折。

2.

“阿姨您能帮我寄一下这个快递吗?我不会弄。”

孟云哑着嗓子,费力地对一位大妈说。

余飞全身只从腰围了个长到脚裸的浴巾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昨晚……太嗨了……”

他指的是昨晚在夜店里的彻夜狂欢。

那位大妈作为一位旁观者,听着两人好像并不是那么纯洁的对话、沙哑的像两张砂纸摩擦的声音,再看到余飞接近一丝不挂的身体,认真的像孟云询问:

“上一个已经走了吗孟云?……那么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余飞还算快的反应过来大妈误解了他与孟云之间的关系,向孟云摆了个“你牛”的表情就匆忙回屋将自己埋入被子。

他不会承认他在刚才那刻的心悸与紧张。

3.

真是天差地别的双胞胎。

孟云无奈的想。

不过幸好自己的是个漂亮的妞,顺带心疼一发余飞。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听双胞胎的姐姐和妹妹是谁时,他和余飞的手会下意识的扣在一起。

那只手修长又温热,因为紧张而微微沁出汗。

哦,原来漂亮的是姐姐,丑一些的是妹妹。

两只手分开了。

余飞还在为这短暂的被他定意为“拉手”的亲密接触而欣喜着,悄悄红了耳尖。

4.

“我不要走……我还要玩!”

余飞哼哼唧唧地嘟囔着。

可爱。

像小孩子一样。

孟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也由着这想法去了。

“乖乖,我们去玩,乖啊。”

妹妹的温柔在这时起了作用。

喝醉了的余飞露出少见的固执与孩子气,妹妹刚好能牵就他放纵他。

如果自己也能这样就好喽!

他突然有些嫉妒妹妹。

5.

“我把妹妹扔后备箱了。”

余飞顽皮又劣质地坏笑着。

他笑起来真好看。

孟云有一瞬间失神。

然后眼前的小家伙突然失了笑容,垮了脸向车那边跑去。

孟云看着余飞鼻青脸肿的回来,嬉皮笑脸的。

余飞叹了口气。

孟云也停住了调笑。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心疼?

6.

孟云发觉了自己对余飞感情的不同。

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有那么多做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做的事情。

因为喜欢。

但身为直男的他爱上了余飞?

真刺激。

但他不想否定他喜欢余飞。

孟云揉了揉脸。

现在该苦恼自己怎样追到余飞了。

7.

余飞正给孟云接咖啡。

他在想那天双胞胎妹妹在跟自己出去玩时,突然安静下来。

“你喜欢孟云?”

余飞耳朵有些发热,做了个深呼吸挑着眉说:

“你没有证据。”

“就从你看他的眼神来讲,是带着笑意和温柔的,完全不同于其他人。”

余飞有些慌乱,虽然不知道自己看孟云有没有妹妹说的那样暧昧,但他对孟云确实有好感。

余飞会过神来,原来是被热咖啡烫到了手。

赶忙把咖啡机关上,吹了吹自己被烫的通红的手,勉强扯了扯嘴角。

8.

“进行地怎么样了?”

余飞把咖啡推到孟云的面前。

“还不错。……你的手怎么了?”

瞄到余飞通红的手,想着既然要追求余飞,那就要贴心一些,记得他说过喜欢温柔些的。

“啊……你说这个?刚刚接咖啡时烫到了。”

余飞给予一个安慰性质的微笑。

“怎么这么不小心?”

孟云倒是皱起了眉毛,严肃的表情吓了余飞一跳。

“呃……”

余飞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不太适应孟云突如其来的关心,而且他难以启齿自己在想自己跟孟云。

“我……我在想……”

“在想我?”

温柔又磁性的声音。

余飞先是惊讶孟云怎么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红了脸颊,后是匪夷所思孟云怎么突然玩浪漫,还是对着自己。

9.

孟云不确定余飞对自己的感情,还是马狗怂恿他用这种不明显的试探方式来检测余飞。

此时他正紧张地要命,不等到余飞说话前他是不能开口的,真是心急如焚。

而余飞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脑袋一时停止运行,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许久,余飞才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

大哥你总算开口了!

孟云长舒一口气,这就好办多了。

“那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10.

余飞住进了孟云的家里。

-----END-----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