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钰

在OOC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超恺】日猫十题-2

(ง •̀_•́)ง2. 耳尖和脖子是敏圝感圝带
(ง •̀_•́)ง贴吧里的日猫十题,觉得可爱就拿来写了
(ง •̀_•́)ง饲主超×能化成人形的猫咪恺  其他设定懒得写了
(ง •̀_•́)ง并不全都是肉,但可能会有肉渣
(ง •̀_•́)งOOC预警
(ง •̀_•́)ง小学生文笔预警













看着小猫在那儿费劲地弯着身子,抬脚去挠耳朵,邓超憋足了笑。





“我帮你吧。”





把小猫放平趴好,手搭上了他的脑袋,顺着毛从额头滑向脖子,刻意在那儿轻轻掐了一下,然后再回到头顶,胡乱圝揉着。





看着小猫因为舒适的按摩而软软地贴在脑袋上的耳朵,邓超的手移到了头部。





握住了一只耳朵,见他没什么反抗的动作,放心继续下去。





把耳朵整个捏了一遍,再从下开始一点点揉到耳尖。瞥了一眼小猫的反应,随后伸出了另一只手。





两只手一起揉,像细小的电波,从耳尖散播到身体各处。郑恺眯着眼睛,缩着脖子, 尾巴时而摆动,扫到了邓超身上。





真可爱啊。





邓超痴笑。




















“恺恺。”





敏感点被不断撞击,大圝腿内侧被粗暴地抚摸,偶尔碰到了性圝器缺不给予爱圝抚。郑恺难受得快要哭出来。





“……呃……怎么了……”





“把你的猫耳露出来……应该可以的吧?”





无语男人幼稚的行为,只好费劲地集中精神,往头顶使劲,一对毛茸茸的猫耳出现在他的头上。





那双手移到了郑恺的头上,先是抚顺了他因为汗水而变圝乱的头发,然后握住了他的猫耳,含圝住了耳尖。





“唔……”





湿漉漉的舌头灵活地顺着毛舔圝舐,时而用牙轻啃着耳尖。停下后满意地看着耳朵湿圝润,他留下的口水缓慢又色情地流淌下来。





拉住郑恺的胳膊环到自己的脖子上,自己低下头以便进行下一步的刺圝激,张嘴咬住了他的喉结,又色情地舔圝舐。





许久,邓超停下动作给郑恺呼吸的机会,但看见郑恺张大嘴喘气,喉结上下滑动的样子,又忍不住亲吻回去。





实在是,太美了。





不同平日里清冷严肃,郑恺少见的如此放圝荡。眼眶里蓄了点点泪水,又像古典美人一样,眼角染上了几丝媚红,一对猫耳在头顶缓缓扇动。身上一层薄薄的汗水,显得光滑水嫩。





“本来想早点结束,让你多休息一会儿的……不过看来,今晚你需要辛苦些咯。”












END

【超恺】日猫十题-1

(ง •̀_•́)ง 1.敏感柔软的肉垫
(ง •̀_•́)ง贴吧里的日猫十题,觉得可爱就拿来写了
(ง •̀_•́)ง饲主超×能化成人形的猫咪恺  其他设定懒得写了
(ง •̀_•́)ง并不全都是肉,但可能会有肉渣
(ง •̀_•́)งOOC预警
(ง •̀_•́)ง小学生文笔预警











“其实恺恺,你的手很好看啊。”





整体颜色白白嫩嫩的像块玉。手指修长,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干净净。手上细致的浅纹分布均匀,美感十足。





“所以,用你的小手,来帮我撸吧。”





“诶?”





郑恺被吓了一跳。





“不……”





“怕什么。又不是没做过。”





“可以是可以……但现在又不是晚上。”





邓超看他皱着脸纠结的模样,低头轻笑出声。





调戏成功。





















弓起腰纵身一跃,完美的降落在邓超身上。感受到背上的大手开始温柔地抚摸,舒展了身体。





从头开始顺着毛撸动,在脖子停留了一会儿轻轻地掐着,最后来到了四肢。





握住了一只爪子,来回抚摸,然后按压柔软的肉垫。





“……哼……”





腿上的小猫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邓超挑眉。





加重力道蹭着肉垫,又时而用指尖轻轻刺戳,注意到小猫敏感地缩起了身子。





“原来这里也会敏感。怪不得不愿意撸,其实是怕帮我时自己射出来啊——”





眼看着小猫要起身挠自己,还是适当地收住了嘴。





















“啵——”





邓超发出,亲吻郑恺手的声音。














END

【超恺】电话






(*゚∀゚*)超恺日的贺文
(*゚∀゚*)OOC慎入
(*゚∀゚*)电话play慎入
(*゚∀゚*)小学生文笔慎入
(*゚∀゚*)不知道诸君看没看懂剧情,就是恺恺喜欢超哥,找到了一个跟他声音像的人跟自己电话play,做完之后才得知这个人就是超哥














“你的名字?”





“郑恺。”





“有什么需要做的时候注意的地方,比如邓超平时的习惯?”





“……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就是别太激烈了。”



















“恺恺,现在握住你的,闭上眼睛回想‘我’的样子,是‘我’在亲吻你,爱圌抚你。”





“唔……”





好幸福,自己现在是跟邓超在一起的呢。





他最喜欢叫自己恺恺,每次都或多或少有调笑的意味。自己总觉得这有些暧昧,但邓超反而叫的更多,像在宣告些什么。





邓超的眼睛似乎总是充满笑意的,自己好像从没见过他生气。有次见他整理书籍是的认真样子,深邃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书籍,自己最喜欢那样子的他。





这样的他跟自己紧紧相拥,把自己抱在怀里,做着亲密的恋人都会做的事。







就像真的在一起了一样。







身体上的抚圌慰和心里上的满足,郑恺喘息着射了出去。





睁开眼,什么都没有。





只是幻想啊。





“舒服了?别睁眼啊,继续。自己把手从锁骨上向下滑,碰到一个有些痒但会很舒服的地方,停下。”





乖乖闭上眼睛,按着从手机里发出的男人的指令做下去,碰到乳圌尖时轻抖了一下。





“是哪里?”





“……乳圌头……”





“绕那里画圈,硬圌起来时把它向下按,再捏住转,或者向上拉。”





“唔……呼……”





没关系,还有跟他声音相似的人的,也没有规定不能找替身。





“下面硬圌起来了吗?这次不要弄了,把润圌滑剂倒一些在手上,伸到后面。第一次的话,就先插一根手指进去吧。”





















掌握了给自己带来最多快圌感的方法,手指在小圌穴间进进出出,淫圌液流到了手上。






郑恺跪趴在床上,早已失去往日神采的眼睛半眯着,能看出从嘴角流出的口水,精致的脸微微泛红,胸前的红豆硬的肿起。两腿圌间的性圌器被爱圌抚,小圌穴被主人的手指操到完全张开。





有时碰到一个位置时会有奇怪的感觉,很舒服,但因为太深而会疼,最后还是求助了电话里的‘邓超’。





“呃……那……那个……有个地方……很舒服……唔……”





“诶,已经找到了吗?很聪明啊,恺恺。可以去戳那里哦,或者是按着那里摩擦——就像之前玩乳圌头一样,还记得吧。”






想获得更多的快圌感,把手指插的更深,但因为太疼而缩紧了小圌穴。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放松,三根手指合在一起上下摩擦那个地方,郑恺被刺圌激得一颤,想退出手指,但还是继续了下去。





疼,但是很舒服。





明明有些惧怕但自做自受般的变本加厉,已经学会了如何玩弄小圌穴。被自己折腾的小圌穴已经泛红,不停抽筋着。






“很好,很乖,恺恺。被‘我’操的感觉,很舒服对吧。”





“唔……嗯……舒服……呃——”





郑恺腰一软,喘陷进床上射圌出来。



















“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非常感谢……呃……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邓超。”





完全出乎意料,郑恺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心思和放圌荡的样子被最在意的他得知,下意识的道歉。





“诶没事儿,反正我也喜欢你啊。”











END

恺恺好喜欢跟他哥考拉抱的(((o(*゚▽゚*)o)))

【超恺】晕车


(´。✪ω✪。`)是浪阳拉郎吖,一开始我还想叫这对“太阳”呢233
(´。✪ω✪。`)小甜饼 enjoy your meal
(´。✪ω✪。`)OOC预警
(´。✪ω✪。`)没有文笔的存在哒
(´。✪ω✪。`)阳阳的学生设定根本没用上但我就是任性地选了他哼哼









《乘风破浪》徐太浪&《致青春》许开阳








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不清,风声在耳边呼啸不停,徐太浪挑了挑嘴角,将车速提高了一档。



他爱这种在风中疾驰的感觉。



但有些事情一但入了迷便很难回归清醒,徐太浪听见许开阳虚弱地叫他时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微微偏头看见许开阳的手紧紧抓着车门,额头上挂着细小的汗珠,嘴唇也被咬的发白,徐太浪手忙脚乱地刹住车。




打开车门把许开阳抱到后座,抬手让他仰着头靠着自己,缓缓地按着他的太阳穴。




“对不起……对不起……”




徐太浪在许开阳耳边轻轻说道,看着他微微皱着的眉毛,心里的愧疚更深了一层。




休息了好一会儿,许开阳长呼一口气,抬起头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勉强笑着看向徐太浪。




“你们赛车手的这种酷炫的玩意儿,我们普通老百姓可承受不来。不适合啊哈哈。”




徐太浪眸色暗了暗,一把将许开阳带入怀中,有几分不爽地说到:




“我适合你。”






END

【超恺】打量


(。ò ∀ ó。)是皓盛拉郎的段子
(。ò ∀ ó。)还是很甜的
(。ò ∀ ó。)OOC预警
(。ò ∀ ó。)文笔什么的我没有,各位将就着看










《艰难爱情》孟皓&《加油吧实习生》张盛







唇齿交接,缠缠绵绵。



“唔……呼吸不了……停……”



张盛推了推孟皓的肩膀。



那人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嘴唇,张盛长呼一口气,无力地趴在孟皓身上。



不是张盛吻技生疏,但这激烈的一吻实在是轰轰烈烈。不像普通的亲热,更似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休息了一会儿,准备起身的张盛抬头就看见孟皓那紧抿的唇和微微下垂的眼。



那双眼从来都充满自信,点点星光在他眼里闪现,而现在出现的是少见的慵懒。




不能否认……这人长得还是蛮不错的。




张盛歪着头想,环住孟皓的腰的手加紧了些。




“想什么呢,盛盛?”



孟皓直起身子,在张盛耳边低语,还坏心地吹了一口气。



毫无防备地被人调戏,张盛缩了缩身子,想着这声音也是很好听的。



本就低沉的声音,在刻意压低后更加磁性,像电波似的一次一次的刺激张盛的耳膜,他咂咂嘴说到:



“在想你”





END

【超恺】果茶


( •̀∀•́ )甜 HE OOC
( •̀∀•́ )没有文笔可言
( •̀∀•́ )太太们糙哥生日快到了你们可以开始准备贺文了么




宽敞的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看似热闹,却最多不过擦肩而过,最多微微一笑以表碰撞的歉意,便回到冰冷的状态,忙着赶路去了。

那个人是不是,在自己的人生中,也就是个一面之交的过客呢?但若只是过客,为什么自己到现在,还忘不了他?

“先生,您的柠檬柑橘果茶。”

郑恺正望着大街出神,服务生小姐轻快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迅,回过神来礼貌地向她道谢。

不受这短暂的插曲打扰,郑恺的眼神再一次飘向大街,不再动作。

不是出神,而是因为他看到了一对甜蜜的恋人。

娇小的女生的穿着看起来不是很保暖,正缩着脖子向一旁的男生靠,而男生停住脚步,解下系在脖子上的围巾,微微低头给女生系上。

明明是寒冷的天气,笑得幸福的两人把空气都熏暖了。

和以前的他们真像。

真羡慕啊,如果当初自己再多些与世俗对抗的勇气,现在说不定比那一对还要幸福。

但现在,早就晚了。

郑恺酸酸甜甜地想,吸了一口同样酸酸甜甜的果茶。

那如果,现在他们还在一起的话,会过得怎么样?

郑恺闭着眼睛,喝着果茶回忆着与他度过的时光。

早上吧。

他会比自己先起床,做好清淡又美味的饭菜,再折回来叫自己起床。

自己就作出很不想起来的样子,死也不动弹。

这时他的吻会温柔细密地落在自己的额头、眼角、嘴唇。

自己迫不得已地掀开被子,揉着眼睛说他色魔。

他就笑嘻嘻地说,这是不乖乖起床的惩罚。

吸了一口果茶,郑恺睁开了眼睛,眼角微微泛红。

郑恺看着自己和他的温馨场面,渐渐变成眼前的咖啡馆,愣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睁眼了。

郑恺有些失望地想,继续看向大街。

他无聊的看着行人走完一波,又走了下一波。

等等。

郑恺将目光锁定在一个人身上,记忆里的他与现在的这个人重合。

是他么?

郑恺有些呆滞地盯着那人,下意识吸了一大口果茶。

好酸,而且冰得舌头都硬了。

郑恺就看着他离自己越走越近,又越走越远。

突然,郑恺像是意识到什么,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意系上围巾,追了上去。

郑恺尽力地跑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又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做的很对。

他不能再离开他了,之前是一年,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他们可能这辈子都别想再遇见了。

最后,郑恺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放慢脚步,调整自己因为兴奋和剧烈运动变得急促的呼吸。

还好,追上了。

郑恺理了理自己的衣物,把围巾立起来挡住自己的脸,确定他身边没有别人后,快步向他走去。

“先生,请等一下。”

郑恺挡在他的前面。

“请……请问一下,您是……邓超么?”

郑恺尝试让自己的喉咙变粗,以达到变声的效果。

“我是邓超,您是……?”

邓超礼貌地微笑对郑恺。

“我是……是郑恺的朋友,您还记得他么?”

郑恺小心翼翼的说,他好怕邓超冰冷的摇头。

他注意到邓超听到“郑恺”时调了调眉。

邓超点了点头,偷偷打量着面前自称是郑恺朋友的人,惊喜地上扬了嘴角。

“嗯,我来帮他向您问两个问题。”

“那问我还记不记得他的问题,算在内么?”

“算的。那第二个问题,您想他么?”

郑恺急切地问到。

“这个嘛……“

郑恺插在兜里的手因为紧张沁出了汗,装作不经意地甩了摔手。

“嗯……”

真丢人,竟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郑恺隔着围巾揉了揉发热的脸。

“诶算了算了,超哥……邓超你别在意。谢谢啊,再见。”

第二次后悔自己问了那么愚蠢的问题,却不小心再次使用了自己对邓超使用的昵称,仓皇地逃走,却被拉住了手腕。

“你果然露馅了,小坏蛋。以为戴了围巾又变了声音就能骗过我?”

邓超压低声音对愣住的郑恺说到。

“唉,一年了,你还没放下我,有没有后悔当初跟我分手?告诉你现在来得及哦。”

邓超把郑恺拉进怀里,看到郑恺眼圈都红了,看起来马上就要哭出来心疼的环紧胳膊。

“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怎么会不想你呢?还没好好爱你,你就要分手,不怕我伤心?”

郑恺瘪了瘪嘴,还住邓超的脖子就哭起来。

“我后悔……对不起啊……呜我也好想你啊……”





  END

【庚恺】搬家


《前任3》孟云×余飞
  小学生文笔慎入
  OOC预警
  微剧透
  甜 / HE
  多BUG

1.

余飞正靠在孟云的肩膀,脑袋刚好枕在他的颈窝里。

他喝了太多,脑袋昏昏沉沉的,又因为孟云颈窝的骨头太突出而并不安稳地睡着。

啧。

他大概梦到丁点了吧?嘴里嘟囔这“等等别走”的。

孟云低头看了眼连睡觉都皱着眉的,心疼又心酸。

他心疼余飞的重情重义。他是那种嘴上不留情面地怼你,内心却期待你突然抱过来承认错误的人。

他也心酸自己与余飞同样可悲,明明那么希望林佳能回到自己身边,却冷着脸做出豪不在意的样子。

廉价的出租车依然颠簸,他们的情感之路也照样曲折。

2.

“阿姨您能帮我寄一下这个快递吗?我不会弄。”

孟云哑着嗓子,费力地对一位大妈说。

余飞全身只从腰围了个长到脚裸的浴巾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昨晚……太嗨了……”

他指的是昨晚在夜店里的彻夜狂欢。

那位大妈作为一位旁观者,听着两人好像并不是那么纯洁的对话、沙哑的像两张砂纸摩擦的声音,再看到余飞接近一丝不挂的身体,认真的像孟云询问:

“上一个已经走了吗孟云?……那么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余飞还算快的反应过来大妈误解了他与孟云之间的关系,向孟云摆了个“你牛”的表情就匆忙回屋将自己埋入被子。

他不会承认他在刚才那刻的心悸与紧张。

3.

真是天差地别的双胞胎。

孟云无奈的想。

不过幸好自己的是个漂亮的妞,顺带心疼一发余飞。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在听双胞胎的姐姐和妹妹是谁时,他和余飞的手会下意识的扣在一起。

那只手修长又温热,因为紧张而微微沁出汗。

哦,原来漂亮的是姐姐,丑一些的是妹妹。

两只手分开了。

余飞还在为这短暂的被他定意为“拉手”的亲密接触而欣喜着,悄悄红了耳尖。

4.

“我不要走……我还要玩!”

余飞哼哼唧唧地嘟囔着。

可爱。

像小孩子一样。

孟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但也由着这想法去了。

“乖乖,我们去玩,乖啊。”

妹妹的温柔在这时起了作用。

喝醉了的余飞露出少见的固执与孩子气,妹妹刚好能牵就他放纵他。

如果自己也能这样就好喽!

他突然有些嫉妒妹妹。

5.

“我把妹妹扔后备箱了。”

余飞顽皮又劣质地坏笑着。

他笑起来真好看。

孟云有一瞬间失神。

然后眼前的小家伙突然失了笑容,垮了脸向车那边跑去。

孟云看着余飞鼻青脸肿的回来,嬉皮笑脸的。

余飞叹了口气。

孟云也停住了调笑。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心疼?

6.

孟云发觉了自己对余飞感情的不同。

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有那么多做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做的事情。

因为喜欢。

但身为直男的他爱上了余飞?

真刺激。

但他不想否定他喜欢余飞。

孟云揉了揉脸。

现在该苦恼自己怎样追到余飞了。

7.

余飞正给孟云接咖啡。

他在想那天双胞胎妹妹在跟自己出去玩时,突然安静下来。

“你喜欢孟云?”

余飞耳朵有些发热,做了个深呼吸挑着眉说:

“你没有证据。”

“就从你看他的眼神来讲,是带着笑意和温柔的,完全不同于其他人。”

余飞有些慌乱,虽然不知道自己看孟云有没有妹妹说的那样暧昧,但他对孟云确实有好感。

余飞会过神来,原来是被热咖啡烫到了手。

赶忙把咖啡机关上,吹了吹自己被烫的通红的手,勉强扯了扯嘴角。

8.

“进行地怎么样了?”

余飞把咖啡推到孟云的面前。

“还不错。……你的手怎么了?”

瞄到余飞通红的手,想着既然要追求余飞,那就要贴心一些,记得他说过喜欢温柔些的。

“啊……你说这个?刚刚接咖啡时烫到了。”

余飞给予一个安慰性质的微笑。

“怎么这么不小心?”

孟云倒是皱起了眉毛,严肃的表情吓了余飞一跳。

“呃……”

余飞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不太适应孟云突如其来的关心,而且他难以启齿自己在想自己跟孟云。

“我……我在想……”

“在想我?”

温柔又磁性的声音。

余飞先是惊讶孟云怎么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红了脸颊,后是匪夷所思孟云怎么突然玩浪漫,还是对着自己。

9.

孟云不确定余飞对自己的感情,还是马狗怂恿他用这种不明显的试探方式来检测余飞。

此时他正紧张地要命,不等到余飞说话前他是不能开口的,真是心急如焚。

而余飞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脑袋一时停止运行,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许久,余飞才艰难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

大哥你总算开口了!

孟云长舒一口气,这就好办多了。

“那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10.

余飞住进了孟云的家里。

-----END-----

不知不觉萌了超恺也一年多了,感觉挺神奇的,毕竟这是我第一个萌的CP,还萌了这么久

应该是去年年初受贴吧的季微太太安利到了超恺,后来闲着没事会看一看超恺的文,也算是打发时间

应该是超恺文让我萌上了超恺吧,有段时间我疯狂的补超恺文,见着一篇是一篇,每天熬夜熬到很晚

正式萌上了超恺的时候应该是去年九月啦,开始更加关注两位的动态,重看跑男捕捉粉红画面好幸福~

应该是这时成了恺甲吧,不知道为什么就粉上了,大概是恺恺太受【笑】

后来因为超恺知道了很多,也见识到我大超恺身为野生CP有将近两万粉是多厉害哈哈哈!

但我家人是直的,非常直,他们知道我是恺甲跟我谈恺恺的时候总觉得他们是嘲讽的、嗤之以鼻的。前段时间追《国民大生活》是还问我“郑恺有什么好的让你看上了?长得还不好看。”
我就很委屈啊,是那种我就是喜欢他你管的着吗的感觉。

还有母上,被发现写了超恺文很直白的说“你怎么会有邓超和郑恺的那种……同性恋文章?!”
当时挺难过也挺生气的,我不知道怎么想象母上看到时的感受,就没办法站在她的角度想事情,但我只能想到直女和腐女是死对头。
没办法只能撒了个慌让 @🍁水莚牵枫 背锅去了,背锅侠你好呀

还有位爱丽撕同学来家里知道我是恺甲故意当着我的面骂恺恺说恺恺不好,还嘲笑了一位支持恺恺的帖子,这样欺负我欺负了一下午。当时想和她拼了,但不想打架只能忍气吞声地在日记里泄愤

就是觉得自己很懦弱,怎么喜欢了个人就要受到指责,萌了对CP还需要躲躲藏藏的,都觉得丢脸

不是她们说什么都没关系,“我萌我的让别人说去吧”这种价值观我做不到,但有超恺就够我吃的了,每次发糖都好开心的说:)

超恺是真的可以吃很久的,到现在萌了三对儿超恺永远是第一哒~

哒哒!
下半部分!
其实本来可以用文字发的,但被检查出有敏感词QAQ